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大陜西網|陜西資訊網 - 陜西綜合信息門戶網站
熱搜: 西安 陜西 原漿啤酒 培訓貸 雪芝露
深入開展掃黑除惡 共建共享平安韓城
當前位置: 大陜西網 > 藝術文學 >

近視還是無視——從一篇所謂的書協批評文章談起

2019-05-30 19:15 [藝術文學] 來源于:中國網 作者:譚冉
導讀:從前有一個笑話,說有兩個人眼睛都近視,卻各自夸耀自己的眼睛比對方好。正好村里一個有錢人家明天要在門上掛匾,于是兩人便約好第二天一起到這家門前去讀匾,驗證各自的視力。可兩個人都擔心自己看不見,于是甲先在當天傍晚便派人去打聽匾上的字,而乙連旁

  從前有一個笑話,說有兩個人眼睛都近視,卻各自夸耀自己的眼睛比對方好。正好村里一個有錢人家明天要在門上掛匾,于是兩人便約好第二天一起到這家門前去讀匾,驗證各自的視力。可兩個人都擔心自己看不見,于是甲先在當天傍晚便派人去打聽匾上的字,而乙連旁邊的小字都打聽到了。第二天,兩人一起來到門前,甲用手指著門上說:“大字寫的是某某。”乙也用手指門上說:“小字寫的是某某。”甲不相信乙能看到小字,便請主人出來,指著門上問道:“我們所說的字有沒有錯?”主人說:“錯倒是沒錯,可是匾還沒掛上,門上虛無一物,不知你們二位指的是什么?”

近視還是無視——從一篇所謂的書協批評文章談起

  用這種聳人聽聞的題目,嘩眾取寵之心昭然若揭。

  最近,無意在手機上看到一條奇文《陜西書法協會:一群烏合之眾!》,文章內容無非是對陜西書協換屆人選的不滿和謾罵。其實無論任何群眾組織,一旦涉于名利,總是眾口難調,出現一些聲音是很正常的事。如果批評是有學術性、建設性的,那也不失為一種觀點,甚至有益于書法的正常生態。最怕就是潑婦罵街、莽漢撒潑,沒來由的東拉西扯,背后潛藏著某些人心中自私自利的訴求。文章一開頭,我就樂了。作者大言不慚地說,“這屆書協的總統陳建貢,恕我孤陋寡聞,此前聞所未聞”。這位作者署名張戰峰,自稱從小舞文弄墨,對一個書法愛好者來說,不知道陳建貢主編的《中國磚瓦陶文大字典》《中國章草大字典》和《簡牘帛書字典》很正常,陳先生主編的《金石研究》、《陜西書法》恐怕作者就更聞所未聞了,但要是不知道陳建貢先生編著的《簡庵集字》系列,哪怕是見過封皮。恕我直言,作者還真和上文笑話中的近視眼先生一般孤陋寡聞了。作者自稱“其在長安,購遍書與法帖”,這個系列可謂是書法普及讀物中的暢銷書、長銷書,從二十年前上海福州路上的古籍書店到書院門的每一個書攤,現在坊間網上依然暢銷,哪兒能躲得開呢?除了出版著作之外,陳先生創辦的弘文館書畫學堂已逾二十五載,至今培養學子萬名,在陜西為傳承中國書法做出了巨大貢獻。他于書法諸體皆能,傳統功力扎實可贊,特別是在篆隸和章草上下了大功夫。可作者偏偏就是睜眼瞎,還以頗為老道的口吻激揚文字、評點諸家。

近視還是無視——從一篇所謂的書協批評文章談起

  作者還真是孤陋寡聞了。

近視還是無視——從一篇所謂的書協批評文章談起

  陳建貢先生的著作在網上隨便搜搜就不少。

  且不說陳建貢先生的編輯出版成就,書協副主席中,薛養賢從“流行書風”到“智性書寫”,在全國書壇的影響力是毋庸置疑。張紅春、鄭墨泉的書法功底也都有目共睹,其他諸家或在地方享譽已久,或專長于學術出版,或為組織群眾性書法活動做出了大量工作,以他們為代表的書協主席團成員的書法功力和書法活動貢獻居然被作者一筆而過,以點帶面、以偏概全,學術性不必說,連最基本的批評質量都沒有。一個人一句話不靠譜不難,難的是句句都不在點上。作為書協代表大會選舉,各位代表佩戴代表證是理所應當,居然被作者解讀為沒有參會資格的“嘉賓”,連選舉的基本常識都沒有,也敢質疑選舉程序的合規性,真是三歲小兒之見。到后邊干脆爆了粗口,“寫得是錘子”,錯了一個“得”字不說,能把臟話作為自己的論據,作者居然好意思在自己的所謂傳記里號稱“志于書,又好文”。除了對書法家點評的文字思維混亂,又說到某畫家的字比起書協任何一位都不差,足以執掌書壇,簡直語無倫次,豈止是近視眼,已經是失心瘋了。

近視還是無視——從一篇所謂的書協批評文章談起

  作者看來顯然沒有明白會員代表大會的含義,不知道作者是否熟悉群團組織選舉的程序,如果明知故問,不是蠢就是壞。

近視還是無視——從一篇所謂的書協批評文章談起

  這種無端的猜測,就有點下流了,不知道雷珍民先生看了會怎么想?

近視還是無視——從一篇所謂的書協批評文章談起

  寫到最后,作者顯然詞窮了。

  再看張戰峰先生的所謂傳記,文白雜糅,充滿了浮夸和自大。文中有“客居西安,于城中有食肆,售羊肉饃,沉浮江湖”。賣羊肉泡饃就賣羊肉泡饃,勞動不分貴賤,職業本來平等,可偏偏作者用半文不白的文字把自己打扮成懷才不遇的司馬相如一般,酸腐之氣迎面,幾不可聞。再看看作者自詡的書法吧,流、滑、浮、板,病筆滿紙,江湖字無疑。這樣的書法,居然好意思自稱“顛張狂素,歐顏柳趙,蘇黃米蔡,浸潤其間,竟忘朝夕,折筆逾百”,這樣的書法折筆逾百,我懷疑他不是拿毛筆寫字,應該是拿毛筆拖地。

近視還是無視——從一篇所謂的書協批評文章談起

  有必要把賣羊肉泡饃寫的那么偉大么?

近視還是無視——從一篇所謂的書協批評文章談起

近視還是無視——從一篇所謂的書協批評文章談起

  寫成這樣,作者好意思批評別人的書法,我真是佩服他的勇氣。

  看了作者的文字和書法,我倒覺得,以作者的眼力和筆力,還不足以點評書協諸人。好也罷,壞也罷,哪兒都有哪兒的規矩。在一個江湖浪子的眼中,也許哪兒都是江湖。奉勸張戰峰先生,牢記陳忠實先生對他的諄諄教誨“文學永遠神圣”,切莫侮辱文字,斯文掃地。回家潛心讀書,認真臨帖,把他文中列過的書單和法帖,真正讀進去,其病尚或可醫。否則病入膏肓,害人害己,切切。

近視還是無視——從一篇所謂的書協批評文章談起

  以上是張戰峰的“傳記”,此人有多么浮夸,一目了然。作者:譚冉

網友評論
推薦文章
廣告位
手机彩票计划网 璧山县| 朔州市| 安国市| 枣庄市| 双牌县| 高安市| 子洲县| 衡阳县| 吉林省| 新密市| 庆元县| 伊春市| 北碚区| 翁牛特旗| 南召县| 阿克| 和龙市| 鄂伦春自治旗| 花垣县| 深水埗区| 古田县| 扎兰屯市| 九龙城区| 海林市| 辽宁省| 巴东县| 称多县| 北碚区| 东莞市| 乌拉特后旗| 韶山市| 珠海市| 和静县| 二手房| 麟游县| 宜阳县| 巴塘县| 射阳县|